志愿者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社会责任 > 志愿者
《徐晨日志》引起广泛反响
日期:2010-07-05

编者语:

           来自学院一线部门的徐晨老师作为我院参与市级机关部署的世博轨交入口查疑防控工作的十四分之一,认真值勤,将多日执勤所感记录下来,定名为《徐晨日志》。以徐晨为代表的我院的执勤队在执勤岗位上所表现出的高度的责任心和无私的奉献精神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市级机关领导多次在不同场合表扬了我院员工在值勤工作中的优异表现。他们的工作展现了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员工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也为学院赢得了口碑和荣誉。《徐晨日志》因其丰富详实地描摹了执勤人员的详细工作情况,行文流畅,包含深情,引得了广泛的社会反响,其执勤日志《解读城市》被登陆在上海市委组织部主办的基层党建网“我与世博”栏目和由上海市市级机关工委主办的机关党建网的“头条新闻”;他的建议也得到了市委领导高度重视并予以解决问题;在6月29日上海市市级机关工委组织召开的“世博先锋颂——庆祝建党89周年暨为世博奉献 做群众表率”活动中徐晨作为机关干部值勤代表接受采访,在就他本人的值勤感悟尤其是值勤期间递交入党志愿书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说“我的身边不乏优秀党员,他们是我的榜样,此次参加世博更加深了对党的认识,加入组织使我能有更多的机会与他们一起为党和国家更好地工作”。该晚会已经在7月1日晚艺术人文频道播出。

“世博先锋颂”晚会现场

 

主持人陈蓉在对徐晨进行采访

 

徐晨特写

 

徐晨日志

 

徐晨日志:解读城市--地铁出口执情感想


早   班:责  任

        嘀铃铃,一阵清脆的闹铃声把我从朦胧中惊醒,穿上衣服,看看熟睡的家人,匆匆扒上几口饭,我打开房门,踏入了薄雾中的清晨。侬好,上海;侬好,世博。静静的我来了。
        走在路上,记忆中繁忙的马路此时是那么的安逸。路灯依旧朦胧,树叶还未醒来,空气仿佛凝固着,只有耳边呼呼的风声让我感觉一丝凉意。
        早早来到常熟路站,迎接我的是紧闭的卷帘门,转了几个出口都是如此。于是我想还是利用这点时间到周围走走吧。正好把昨晚做的“功课”再校对一遍-----早听同事说执勤时一半的工作是为人们指路,从道路、门牌到公交、商店等,全部要烂熟于心。一圈下来,我已成竹在胸。
        回到门口,看着卷帘慢慢的升起,跨过门槛,走下长长的台阶和走廊,我走进地铁站。在办公室,女站长简短告诉了相关事项。并请我在登记本上登记,随后我拿到了一枚地铁执勤红袖章。
        终于第一次站到了地铁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清洁工人的扫帚发出“沙沙”的声音。绿地中隐约现出一个身影,原来是一位晨练的老人---一身银装,手舞长剑,身姿矫健、步履轻盈,宛若下凡的仙人。抬头东望,远处的出租从晨辉中驶来。清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去,一缕阳光从云层中透出,越过坡顶上的烟囱,直射到入口------久违了上海的早晨。
        伴随着有力的步伐,一队武警整齐的顺着人行横道走到眼前,他们的手臂上也缠着与我一样的红袖章。今天我们将共同把守这个地铁口,共同迎接世博的一天。
        很快,电梯上来了第一批乘客,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批农民工,扛着各色的拎袋。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们拿着油漆桶和镀锌水管,上上下下,不断的抬出一筐筐的砂石。看着他们满脸的汗水,我感受着上海的勤奋,正是有象他们这样努力工作的人,才有上海申博、办博这8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7点,红绿灯下汽车开始聚集,协管员也到位了。7点半,交警骑着摩托到达了十字路口。8点以后,路上的行人明显增多。城市仿佛已经苏醒。
        顺着电梯不断拥上一批批的上班族,拿着各式皮包。尽管行色匆匆,但很多人手里还攥着报纸。与他们交错,我体会着上海的节奏。随着上班高峰的临近,上来问路的人也迅速增加。从医院到图书馆;从影院到领事馆;从保险公司到银行会所;从地铁到公交站点换乘;甚至从推荐餐饮小吃到咨询游园购物,什么样的问题都会出现。凭着几天的“用功”准备和多年居住上海的经历,我从容应对,答案顺手拈来。甚至都能根据来人情况预判可能提的问题。(下面是我拍的一些站牌照片,你们知道都是在哪里拍的吗?)

分布在常熟路淮海路口周边的部分公交站牌


       伴随着声声“谢谢”,我的心里美滋滋的。转头突然发觉身边的武警也用惊异的眼神望着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是啊,我在这里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代表上海、代表中国,既然做了就要努力做到最好,与人方便也会令自己快乐。
        10点多,我刚给人指完路,忽然听 “咕噜噜”一声,原来肚子开始提意见了,从早上4点多吃的早饭,已经快6小时没补充了。我赶紧拿起矿泉水往嘴里一阵猛灌。正喝着呢,楼梯上忽然上来一群人,有的挎着相机、有的扛着摄像机。我正在诧异,有人对我说原来市委组织部的沈部长和市公安局的张局长来慰问地铁值勤人员了,陪同的还有市级机关工委徐副书记等。沈部长对我们十分关心,详细询问了我们上下岗的交通问题、餐饮情况以及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当得知这些问题都得到妥善安排时,沈部长很欣慰。最后沈部长为我们送上慰问品—毛巾和矿泉水,鼓励我们站好岗,为世博、为上海作贡献。

市委组织部沈部长和机关工委徐副书记慰问


        目送领导们远去,我又开始回答着各样的问题。令人惊奇的是,我的肚子已恢复平静,腰腿也不再酸痛。我的心中洋溢着喜悦的春风,我要把暖流带给每一个人。
        耳边,武警提醒我马上要换岗了,我很奇怪他如何能获知准确时间,在我的询问之下,武警微笑着指了指马路对面,顺着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楼顶的大钟。时针已经指向12点,回头一望,同事熟悉的身影从电梯缓缓上来,面带微笑,正向我致意。。。。。。
        当我走下台阶,准备乘地铁回家时,忽然觉得两腿好象瞬间沉重了许多。但我想今天的酸痛并不足惜,因为我收获的不仅责任的艰辛,还有善意的交流,更有许多惊奇的发现,快节奏的工作与生活让我们已经很少能花一长段时间观察这座城市--------一座正举办世博的城市,一座努力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

 

午  班:发  现

        又一次站到了地铁出口,这次我站的午班。
        午后毒辣的阳光直射入地铁口,刺得眼睛都睁不开。同行的武警早已站到了庇荫的电梯口,我却不行,因为我要随时观察四周的行人,密切关注异常情况,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可是这样看一会儿,眼前就开始发黑,此时的我好想戴一副墨镜,或许可以减轻点双眼的灼痛。但我知道这样有损值勤人员的形象,我要坚持。于是每隔一段时间,我把眼光移向楼梯,让眼睛休息一下。
        就在这眼神的一来一回之间,我发现一个现象:经常有人走到路口,正遇上红灯,等在路边耐不住日晒,躲到我们地铁口,然后就问我们地下能否过常熟路,得到肯定回答后,都毫不忧郁的走下长长的台阶。难道真是走地下比走地面横道线方便吗?经过仔细观察,我发现确实有人从常熟路这头走下楼梯,到那头上来,路口的红绿灯还没有翻绿。看样子走地道过马路非但快捷而且还避免了日晒,真是一举两得--国人的精明真是到家了。
        但在有些地方总感觉差口气。一次,一位老人问完路蹒跚挪动脚步朝医院方向走去,突然身子一沉,瘫坐在地上。原来是地铁出口与人行道相接有一处台阶,由于路面颜色等很接近,很难发觉,再加上问路的人精力集中于辨识方向,极易忽视,如果再碰上一个眼神不好的老人或病人,绊个踉跄几乎成为必然。原本已经腿脚不便、眼神不济,在看病途中再摔个三长两短……后面的我已不敢想象。
        我开始仔细观察这段台阶,整整5、6米长的距离是一整条台阶落差大于20厘米,全部用与人行道一样的花岗岩石块铺成,所以乍一眼看去,很难分辨,再加上7号地铁出口正对太阳,从地铁上来的乘客眼睛还未适应强烈的直射阳光,根本无法注意到这个台阶。在接下来的几小时中,有多人“中招”,有趴到地上的,有把包甩出去的,更有甚者,一个踉跄身体直扑到人行道隔离栏杆,如果不是栏杆阻挡,估计要直扑到机动车道上去了。
        可能是为了防止暴雨时路面积水顺着入口倒灌入地铁站,所以每个地铁口都会抬高几个台阶。但其他出口抬高数格台阶,让人一目了然,必然注意到台阶的存在,而7号出口是一片大平台,很容易让人觉得是一片平地,紧接着一个高落差的台阶往往让人促不及防。而且整个台阶没有一个坡道,坐轮椅的残障人士或是婴儿车里的幼童恐怕只能让人抬着上下了。这是一个明显的设计疏忽,估计设计人员没有到现场仔细踏勘。


        既然问题已经存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我仔细观察并研究后觉得要解决台阶问题,办法有很多。比如○1坡道:既可以方便残障人士上下,也可从侧面提醒路人台阶的存在。缺点是操作起来可能需要部分拆除原有台阶,重新架模铺水泥施工。工程量比较大。○2拼花:其实台阶的提示如果设计人员没考虑到,施工人员也完全可以弥补,只要把台阶上下方的地面材质、颜色、花纹等做成不一样,甚至用不同的拼花方式(比如一个垂直铺设、一个菱形铺设)都能起到提示作用。○3警示:最简单的可以考虑在台阶边缘刷警示漆(也可以用贴黄色警示胶带替代)、路边放醒目警示牌等,提醒路人注意。
        正当我对着台阶出神时,眼前突然飘来一阵浓烟,我的神经马上绷紧了:哪里着火了?顺着浓烟寻找,发现原来是楼上建筑工人为装饰大楼外立面,正在切割花岗岩,按规范,切割石材时应该冲水,一方面可以控制粉尘危害,另一方面也可减少切割机损耗,利于保养。但这批工人估计懒得接水管,拿起设备直接切割,伴随着“呲呲”的电机轰鸣,坚硬的花岗岩化作一股白烟俯冲而下,直奔我站岗位置而来。瞬间灰尘弥漫空中,被风带着直往地铁口门里灌,短短几分钟,自动扶梯的不锈钢栏杆已失去了光泽,被覆着厚厚一层粉。
        过了许久,粉尘依旧象萤火虫般在空中飞舞,双眼早已被灰尘蒙住。地铁出来的乘客捂着口鼻,纷纷挥手“致意”,似乎要赶走这讨厌的“萤火虫”。我面带微笑站在门口,在“浓雾”中享受着人们的“举手礼”。
       《黄帝内经》曾说: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卧伤气,久行伤筋。站了一下午,我的腰脚早已经不听使唤,开始几天恢复较快,基本上站岗前3、4小时不是很累。但连着站几天后就感觉腿力恢复越来越慢,还没站2小时就酸了。于是我开始观察武警,研究站姿。
        经过与武警们的交流和试验,我发现管老师总结非常有帮助:站立时身体前顷,减轻对后跟的压力。经过亲身体验,我有了进一步的发现:站岗的姿势,最佳的姿势是两脚略小于肩宽。重心落在前脚掌。时间长了还可以做做踮脚运动。具体做法为:小开步站立,两脚与肩同宽,全身放松,双脚跟慢慢抬起,并深呼吸;待小腿肌肉绷紧、上体竖直、双脚跟抬到不能再抬时,屏住呼吸坚持几秒,然后双脚跟下落并吐气,至此完成一次踮脚。一般,每站一小时,就应踮脚5至10分钟。这样不但可缓解因久站,下肢循环障碍引起的小腿酸胀、足跟痛等症状,还可强身健体、增强心功能。

学院为我们订的工作餐


            就在我与酸痛斗争时,我们的工作餐来了,这是我们学院为我们特意准备的。那些工人,甚至武警们看到了都很羡慕我们。这一刻,我忽然体会了:正是学院领导、同事们细致周到的关怀,给予了我们力量,温暖了我们的心扉,让我们能够坚持站下去。有了他们的支持,相信我们会做得更好。
细节决定成败---设计的疏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懒散的态度也会令人尴尬,只有细致、和谐、团结、互助,更多的理解、更多的换位思考才能真正把事情做好。

晚 班:交 流

        下午6点,协管员已经不见了踪影,出入的人开始增多,许多面孔都已熟识----早出晚归,天天见面,看着他们从自动扶梯上来,我微笑着与他们打招呼。
        其实在工作中,我也很留心那些人对我的称呼. 有的小孩会叫我大哥哥,让我很高兴,也有的会叫我叔叔,唉,反正我也不小了!还有人会叫我小兄弟,感觉很有乡土气息。更有一部分人直接叫“哎”,其实我知道这没什么,习惯问题。好象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叫“同志”了。
        天空由白变蓝,落日的余晖开始泛出金黄的色彩。远处运钞车象往常一样准时的停在银行门口,似乎在宣告一天工作的结束--离开紧张,带走所有的劳累。虽然电车大部分已退出舞台,但路上的电线依旧横亘在空中。
        没有了烈日的滋虐,行人不再神色匆匆、更多的是悠闲;服装不再单一、更多的是个性。一对对情侣挽着手臂,拎着提包,相拥而行。一个个路人踢踏着拖鞋、咀嚼着美味,牵着宠物慢慢溜达;一群群年轻人斜挎着背包、举起相机四处张望。

地铁口的黄昏


        电梯慢慢移动,把人们送上地面。此时,出行的人们不再集中于上班,他们提出的问题更是五花八门,趣事、奇事不断来袭。
        我曾遇到一位外地来沪走散的老人,说着十分难懂的方言,还不会写字。经过耐心询问,半听半猜总算明白她人生地不熟,手机也没电了,身边只有儿子留给她的电话。要求我给他打一个电话,寻找失散的儿子。听过太多马路骗子的事,此时的我多了个心眼,我想建议她去电话亭打电话,她说身边没有钱,也不知道怎么打投币电话。看看她并无恶意,我决定用我的手机帮她这个忙,正当我拨通号码时,一阵铃声就在不远处响起,原来她的儿子就在附近找她---终于重逢了。可能是比较激动,儿子一个劲的责怪她妈妈,看都没看我一眼,两人渐渐走远了。我不禁感叹,当人与人的联系只在一线间时,双方都在挂念,可近在咫尺却仿如陌路。
        还有一次,一位妇人怀中抱着狗要进地铁,我上前阻拦,她居然不知道宠物是不能乘地铁的。经过耐心规劝,估计也念及旁边武警的威严,她终于带着狗离开了。

妇人牵着狗离开了


        在问路的人群中,也不乏有些外国人的身影,他们的问路也是千奇百怪。一天,伴随阵阵香风,一位金发女郎飘然而至,四周张望了一下,转向我:“AN FU ROAD?”“YES……”,通过交流,我得知她要到安福路剧场。这是一个老剧场了,我在十几年前也经常来这里看原版片,由于不作宣传,一般人并不知道,看样子这位女郎也不简单呢。
        不久又一位留着落腮胡的外国人走上前来。“Can I help you?”这次我主动出击了。“WAII?”一个怪异的发音令我一时摸不着头脑,搜遍脑中的英文字库,Why很接近,可Why怎么问路呢?看着他的眼神,我突然醒悟了,他这是说“淮海”呢—因为担心我听不懂,便尝试着用中文来问路,没想到发音不标准,再加上我听他发音根本没往中文想,结果反而弄巧成拙。
        还有一位日本人,穿着和服,脚踩木屐。从电梯上来就低头哈腰,“瓦大西哇”了老半天,还是没听懂。最后她拿出了手机,在屏幕上一堆假名字母里我找到了“淮海”、“襄阳”等字样----总算大致明白了她要去的地方。
        相比之下,有一位老外就比较有经验:上来Hello!紧跟着拿出了地图(英文的)和一张艺术中心的参观票。我一看就明白了,尽管这个新建的艺术中心并不在我的知识储备中,但我还是根据票上的中文地址在英文地图上找到了地点,大致在丁香花园附近。我建议他乘出租车,他一听我会英语,就问了很多问题,临走还让我教他用中文发音读“丁香花园”等,以便让出租司机听明白。才教两遍他就能正确发音了。
        看着他们一个个满意地离开地铁口,我觉得很高兴。世博是一个窗口,让我们得以展现国人新的形象,让来华的外国人满意而归。
站在地铁口回答着各种问题,脑中突然浮现一个疑问:除我以外周围有很多人------交警、武警、协管员、志愿者、路人,那么如果想问路,你会问谁呢?我观察了一下,相当部分人都会先走出地铁口,看看周围,然后有一部分人会转回来问我,另一部分人则会走下台阶直奔协管员。还有很多人会直接询问离楼梯最近的武警,或者径直向我走来。很少有人去问交警或路人。我想这可能是由于路人缺乏可信度,而交警站位又相对较远,我和协管员等则相对平易近人。当我面带微笑的迎接每一位从电梯上来的乘客时,我的被问路率直线上升。用自己的微笑,用自己的耐心,用自己的真诚,为路人解困,让路人满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几天站下来,我对执勤也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我们执勤的站位,同样会影响与乘客的沟通。我总结了一下,站位组合方式有好几种:
1.并排站立,显得比较整齐,形象好。
2.L型站立,即武警站电梯口,我站楼梯口,许多地铁口都是这样的组合。这种站位方式比较灵活,但很可能会影响乘客通行。
3.与武警对门而立,如此对进入地铁站的人来说更具威慑力。当人们从外面进入地铁口时,先看到武警,然后又必然从你面前绕过,这就是说整个过程你可以充分与旅客进行眼神的交流,通过察言观色可以有个大致的判断,当旅客路过你身边时,你还可以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拎包。当然如果感觉有问题可以及时拦住旅客进行检查,而此时你正好站在旅客身旁,这是最好的沟通位置。
4. 武警站门内,我站室外平台下,这样是最亲和的。这是常熟路7号口特有的站位法,一方面这样的站位让更多的过路人看到我,或许可以回答更多人的问题。另一方面这样站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随时提醒那些寻路的人及时注意脚下的台阶(看了太多人的踉跄,实在于心不忍)
        夜深了,人静了,来往的车灯划出一道道彩线,Starburks的标志飘洒着淡淡的清香。建筑物的窗户里透出了星星点点、路灯景观灯配合着摆出各式的造型。警灯在马路对面忽闪--交通警们仍在维护秩序!几天下来,同行的武警早已熟识,尽管他们每天都在换。----看着他们,我体会了人民警察的艰辛。正是他们默默的奉献,保障了上海日新月异、稳步发展,让我们得以展现这座城市的魅力。
卷帘门已经拉下,夜幕中的马路恢复了平静。再见了地铁口,再见了淮海路,明天还要继续!我们还会再见!(编辑:李泓)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