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财务舍我其谁,数字化进程
日期:2020-01-18

    对于日立电梯CFO赵增泉来说,为期三个月的数字化CFO课程带给他的,是对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启蒙以及对自己所在企业在数字化进程中的定位思考。

“这是一次启蒙之旅,我们公司是一个传统的制造型企业,主要是电梯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我们不是上市公司,财务这一块其实看外面的机会并不是太多,大多数还是聚焦在一个专业领域,围绕公司的财务报告和内部运营。这次的课程有太多新的概念、新的技术、新的理念,让我感到非常震撼。”

他坦言,课程刚开始时,面对眼花缭乱的概念,有一种猝不及防的感觉,但后来自己慢慢适应了节奏,开始积极思考,主动地融入课堂。这份热情和勤奋也让他回想起了自己三年前推进日立电梯财务信息化的经历。

当时日立空调的财务已经基本实现信息化,超过90%的凭证是由系统完成,只有少许调整需要人工干预。“我和财务科长说,我们财务分析,基本上还是按照经典的那些比例,负债、盈利、现金流来做的,像我们这些比较传统的企业一年看一次差不多了,半年看一次的必要性都没有,因为的我们业务是很单纯的,也是比较稳定的。于是我们开始探讨财务分析、分析什么,在实现信息化之后,我们财务团队到底干什么。”

在经历了几次自我否定后,赵增泉和他的团队终于开始了摸索,他们认为,既然对于过去翻烂了,何妨不看一看未来。电梯行业的特征就是每一台电梯都是非标产品,每一台电梯都要单独设计,不像标准化、大规模的家电制造,每一台电梯都是点对点的单台完成。这对于协作的要求很高,同时财务实际上在产品成本核算时基本上都是事后成本,成本分析也是基于历史的成本率去做的。那能否利用信息化的手段计算事前成本以提供决策?同时,他们还提出,能否建立业务的变更点管理,基于业务变化预测未来?

“正如德勤老师说的智能财务发展阶段,这时我们开始慢慢地自发地摸索到第二个阶段,开始对探索未来的业务变化,原来我们关注的都是过去。”

一开始赵增泉和他的团队尝试着建立很多模型,并试图连接公司所有系统的数据,但很快他们发现这条路走不通。“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阿里老师指出的数据没法用的问题,我们每个月都在对业务提数据要求,但业务不能确保每个月都按照相同标准提供数据;另外,每个月对于模型进行应用的时候,我们都会发现,基础数据口径都不一样,同样的人可能过去做的和现在做的结果不一样,不同的人做出来的更加不一样了。”

这时的赵增泉才意识到,数据的标准化对于企业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后来我们把各个部门对数字和信息系统有一定理解力的同事聚集起来,以财务为核心建立了数字化小组,因为财务的核算自动化程度较高,我们希望以财务自动化推动业务数据的标准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建立了三个核心团队,包括以IT和财务为核心的架构小组、以设计研发为核心的技术小组以及以采购供应链为主的流程控制小组。因为如果不从研发端、设计端就开始标准化,我们可能就很难做到最终数据的标准化。”

“如果我早两年上这个课,其实我们就能少走好多弯路。信息化不等于数字化,数字化也不是简单的信息化。三个月的课程期间,我一直在找我们自己的定位。有这么多好的东西,有这么先进的东西,是不是我们都能用?我们会不会吃不消、消化不了,但是我们不能拒绝进步,那么我们就考虑能不能消化,在多大程度上消化,所以我们一直在找我们的定位。”

如今课程已经告一段落,赵增泉也明确了接下来推进数字化的计划和目标。“一是将所有数据形成成体系的知识图谱,以更大的决心去推动数字清洗,建立企业的知识图谱,为建立数据中台做准备。数据中台如果能够如期去推进,刚才我们说的三个小组可能就会转化为中台,以中台为圆点,扩展我们的前台、小前台,对于改造柔性化组织。以前我们看到数据是懵的,现在有了数据,到数据怎么去赋能,这个过程中,就像老师们一直说的,应该由谁来推,应该由谁来主导?我认为财务的角度就是舍我其谁。”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